那个差点归化成功的穆尔正在欧洲杯书写“平民传奇”

欧洲杯A组第1轮,凭借着穆尔在第74分钟的头球破门,威尔士1:1战平强敌瑞士,取得本次欧洲杯的首个积分。

赛后,穆尔这个名字被广大中国球迷反复提起。原来,穆尔是第四代华裔,曾与北京国安、江苏队传出绯闻,甚至一度接近入籍中国,但最终由于各种原因不了了之。

尽管没能和国足“牵手”,但能看见这样一位华裔球星征战欧洲杯,倒也能缓解中国球迷心中的遗憾。

1992年8月8日,穆尔出生于英国托基,他母亲的祖父Dong Yung Sung是中国人,来自中国广东,是一名海员,在英国生下穆尔的外婆后返回中国,因此穆尔是第4代华裔。

尽管身上带着中国血统,但追溯根源已至四代,因此职业生涯初期的穆尔并没有和中国传出太多联系。穆尔从小便对足球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他出道于当地的托奎联青训系统,直到12岁那年才转投南德文郡足球联赛的佩恩顿圣徒队。

2012年7月,穆尔接受了英格兰足球南部联赛的特鲁罗城俱乐部,正式开始了自己的职业生涯。不过由于俱乐部经营困难,穆尔难以获得足够的发展空间,在不到半年后转投多尔切斯特镇足球队,在处子赛季便打入20球,成功引起了英格兰第5级别联赛球队约维尔镇的注意。

凭借着在多切斯特镇的良好发挥,穆尔于2013年7月转投约维尔镇。来到水平更高舞台的穆尔并未束手束脚,而是将自己传统英式中锋的风格完全展现,不仅能够在前场起到支点作用,更是攻城拔寨的好手——他在约维尔镇各项赛事出场50次,打入了7球。

从数据来看,穆尔并不算进球如麻的前锋。但若论及战术作用,即便在竞争水准相对较高的第5级别联赛,穆尔也算是可圈可点的人物。此后他辗转效力挪威的维京人、英格兰的绿色森林流浪者,还短暂回归家乡球队托奎联,并在4场比赛中攻入5球。

辗转的职业生涯让穆尔积累了不同风格的足球经验,更让他融入球队战术氛围的速度明显增加。在这一时期,英冠球队伊普斯维奇关注到了穆尔,并在2017年1月正式将其签下。

由于竞争激烈,穆尔在17~18赛季开始前被租借到罗瑟勒姆联队,他在那里的20场比赛中取得了13个进球,场均进球数高达0.65个。

穆尔超高的进球效率收获了彼时深陷保级区的巴恩斯利的关注。为了提高锋线月引进穆尔。尽管最终还是没能帮助球队留在英冠,但穆尔依旧交出了20场4球4助攻的不错数据。

18~19赛季,陪同球队降级的穆尔展现出高人一等的竞技水准,他在那个赛季共出场31次(首发26次),取得了17个进球,还有3个助攻,帮助球队重返英冠联赛。

正是在这一时期,中国足坛进入了轰轰烈烈的“归化热潮”,身为第4代华裔且在英格兰表现突出的穆尔自然吸引了诸多关注。

对于穆尔来说,他丝毫不抵触前往中国踢球,甚至想要加入中国国籍,这位第4代华裔曾在采访中公开表示:“如果我能为中国踢球,这将是我母亲家族的荣耀。”

有了这样的背景基础,北京国安、江苏队均向其伸出橄榄枝。2019年6月,穆尔甚至已经亲自来到北京,与国安的俱乐部高层对有关转会事项进行商榷。

国安对归化球员的热情有目共睹,如今已经归化成功的侯永永、李可便是鲜明的案例。职业履历丰富、表现同样出色的穆尔绝对是提升国安乃至国足锋线实力的即时战力,为何最终却阴差阳错无缘与国足牵手?

毫不夸张地说,即便在2019年,穆尔依旧是几位潜在归化中的“顶梁柱”。之所以最终没能成功归化,更多原因还是来自于他“第4代华裔”的身份。

根据国际足联的相关规定,血缘归化的最基本要求需在三代或三代以内,目前已经归化成功的蒋光太、李可、罗伯特·萧均为第3代华裔,而侯永永则是第2代华裔。

相较于上述四人,穆尔的处境则显得有一些尴尬。他的身上虽然也流淌着中国血统,但追溯起来已经到了4代(其母亲的外祖父为中国人)。尽管国际足联并未明文否定第4代华裔入籍一事,但具体操作过程极为繁琐复杂,且成功率极低。

这样一来,即便北京国安以及江苏队都对其表现出浓厚的兴趣,穆尔甚至已经专门来到中国与国安高层洽谈,但这笔转会最终也只能不了了之。

类似的情况也在国安身上发生过,2019年年初,御林军看中了22岁的智利华裔前锋卡雷尼奥,甚至已经获得了卡雷尼奥所在俱乐部的同意,并且和后者谈妥了职业合同。遗憾的是,由于卡雷尼奥最终被判定为第4代华裔,这笔本已板上钉钉的交易最终只能无限延期。

根据华裔球员专家Jallo_Tang的透露,我们还可以窥见穆尔入籍一事的某些细节。

原来,穆尔当时的经纪人和蒋光太同为一人,这位英国经纪人手上握有诸多第4代华裔资源,并借此向中国俱乐部大肆推广,以图收取可观的中间费用。不过相较于这位英国经纪人在推广时的殷勤,他在具体入籍流程中的帮助实在乏善可陈。

就拿蒋光太入籍为例,这位英国经纪人几乎没有给广州队提供任何帮助,而是把所有事项全部推给广州队,最终蒋光太归化的繁琐相信已经人尽皆知。

在穆尔入籍的资料审查过程中,相关部门判定证实穆尔身世的“关键材料”遗失。想要找到这份“关键材料”,需得出示其母亲的外祖父所在时代的身份证明。试问,如今如何能够找到一份民国时期的身份证明?重重难关下,穆尔的入籍事项自然只能不了了之。

无缘登陆中国足坛后,穆尔在2019年8月从巴恩斯利加盟维冈竞技,在19~20赛季代表球队在各项赛事出场36次,取得了10个进球,还有4次助攻。

尽管穆尔的出色发挥没能帮助球队保级,但还是为他赢来了留在英冠的机会——2020年8月13日,英冠球队卡迪夫城正式宣布签下穆尔。

2020~2021赛季,穆尔迅速确立了自己在球队的主力地位,在各项赛事中出场42次,取得了20个进球,排名英冠射手榜第四位。在此期间,穆尔还荣获PFA英冠联赛2月最佳球员。

凭借着在俱乐部中的不错表现,穆尔迅速收获威尔士代表队的征召。在2019年6月代表威尔士首秀后,穆尔在14次出场中打进5球,成为同期为代表队进球最多的球员。

从征战业余联赛的小角色,一步步登陆英冠、进入国家队,如今又在欧洲杯首秀完成进球。在巨星云集的欧洲杯舞台上,穆尔或许不是最受关注的那一个,但正拼尽全力书写着属于自己的“平民故事”。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