躁郁症儿子变天才翻译全网泪目刷屏到底什么是躁郁症?

父亲1967年结婚,是小学校长,先是生了大儿子金晓天,1972年又生了小儿子金晓宇。

六岁那年,被邻居孩子在玩具手枪里面放了一根针,打到了小宇眼睛里,左眼晶体碎了。

于是,父亲托人把小宇弄进新华书店当售货员,想着过段时间孩子就想回学校了。

没想到,两个月不到,书店不要他了。有次一个顾客在店里看书,小宇非说人家是小偷,起了争执。

他不上学后,整天都赖在床上,会突然发脾气,情绪极不稳定,完全变了一个人。

一开始,他们并不知道儿子生病了,当他说想考大学,家人喜出望外,让他进了补习班。小宇高中基本没上过,几个月后,高考成绩让人吃惊,离一本线分。

二本志愿填了杭大外语系,分数也超线了。父母亲很开心地等学校通知,谁知学校将档案退回,档案里记录了小宇高中时不守纪律、缺课。

据同学讲,他们几个到外面喝酒,小宇表现得异常兴奋,回校后还往老师的汽车顶上爬,拉都拉不住。

学校以为是发酒疯,把他送到医院。小宇看到我,很愤怒,“你来干什么?把针头拔掉,我要回家!”

有两年,小宇埋头自学,比上学还用功。两年后,拿到浙江大学英语系的自考毕业文凭。

但接着发生了可怕的事,小宇睡在床上怎么也叫不醒,妈妈发现他是吃了安眠药自杀,赶紧和邻居送到医院洗胃。幸亏药量不足,孩子救了回来。

辗转几家医院,全部诊断躁狂抑郁症,也叫双相情感障碍,病人会抑郁和躁狂交替发作。

一是通常这类病人一两次自杀未遂后很少再有这个念头,他们会比之前珍惜生命;

他读到《躁狂抑郁多才俊》,里面列举了25位历史名人:贝多芬、梵高、牛顿、海明威……

至于“天才”,他没想过,毕竟不是所有精神病人都能成为梵高、牛顿,毕竟也有时代的差别。

2010年,小宇妈妈去南大开50周年同学会,一这场改变了小宇命运的同学会。

小宇妈妈一位留校做了教授的同学,知道小宇生病一直没有工作,就邀请他做翻译。

南大出版社很快寄来了美国女作家安德烈娅·巴雷特的八个短篇小说,让小宇翻一篇试试。

他以最快速度翻译了其中一篇《船热》。交稿时跟出版社说,如果审核通过,剩下的也请交给我翻。

小宇说,行的,爸爸你放心,我翻的不会比别人差,这些年我出门就是到浙江图书馆,我不是去玩,你到浙图查下借阅登记卡,我借过的每本书,都有金晓宇的名字。

2013年,小宇翻译出版了爱尔兰作家约翰·班维尔的英文小说《诱惑者》,出版社非常赞赏,《诱惑者》也成为抢手好书。

翻译日本女作家多和田叶子的小说《狗女婿上门》时,小宇天天看日本相扑比赛,为了提升翻译的准确度。

有本书《安德烈·塔可夫斯基:电影的元素》非常难译,小宇专门去看了塔可夫斯基导演的所有电影。

这本书2018年出版,影响很大,网站有电影研究者发文说,“原以为金晓宇译文有错误,特意买了原著对照看,才知道金译没有错,而且比原文还好,文字更细腻……”

父亲买扫描仪、打印机,跑邮政帮他收外文样稿,买资料书,翻译完给他打印样稿,译文每本都是几百页,小山堆一样,再帮他校稿、寄出样书……

有次小宇难得眉开眼笑地告诉父亲:“爸爸,浙江图书馆里也有我翻译的书,我还特意去查了借书登记本,有很多读者借过金晓宇译的书哦!”

新书出版后,小宇会去查看豆瓣评分,“爸爸,爸爸,都是8分以上,还有很多读者评论好看……”

面对这53万字,他通宵达旦查阅资料,连发病都忘了,只用一年时间就交出译稿。

小宇和父母,互相照亮对方的生活,希望大儿子能带着弟弟和父亲一起好好生活,愿阳光和温暖能撒在他们身上!

在中国式教育大环境下,我们既要让孩子适应这个社会,又要让孩子活出自己的个性。

希望每个家长都能找到孩子最适合学习的方式方法,将孩子的内在驱动力发挥至极致!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