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蒙:又见坚韧休伊特

昨天休伊特和高迪奥的第二轮法网比赛,可以说是两种极致的碰撞:休伊特的坚韧和高迪奥的随性。当然,高迪奥赛后说自己全场比赛都在努力战斗,第三盘时他想努力扳回来,第四盘他再次想这样,但第五盘他已经无能为力。他承认自己在第三盘首先被破发后就不会打球了,也承认自己对后三盘的发球完全失去了信心,当然也承认昨天的休伊特比他强。

事实上,从高迪奥赛后的坦然之中——甚至有记者从他的眼中看到了那种隧道尽头才能见到的光芒,我实在无法认为他是坚韧的。阿根廷选手中不乏坚韧的代表,如纳尔班迪安、科里亚和卡纳斯等,但高迪奥是个另类,有点像随遇而安的超脱人士。因此,连休伊特都感到在第五盘对手已经放弃了,救球不像之前那么努力了。高迪奥不会握拳庆祝,也不会大喊come on,或者可以说,比赛中的高迪奥没有那种让人能明显感觉到的血性。因此,他会在上海大师杯被费德勒以两盘6-0洗白,会在04年法网决赛时受伤科里亚一度只能下手发球无法跑动的惨景下还是大费了周折。他的随性还可以从下面的赛后问答可见一斑:

“也许,也许。坦白地说,我不知道,我的意思是我还没有思考过这个问题,事实上,我不知道接下来将会做什么。”

当然,我更乐意谈谈休伊特。当美国人、英国人从本届法网销声匿迹的时候,休伊特为什么能够成功了呢?——至少从这个红土赛季看来是这样的。他和美国选手们一样成长于快速硬地,他在最快的场地温网和美网都曾经夺冠,在澳网杀入过决赛,可以说是典型的快速场地选手。

那么,休伊特何以取得了令人“刮目相看”的红土成绩呢?他说主要是习惯了在泥地上打球,至少“感觉离打好泥地比赛不是以前那么遥远了”。这个“习惯”的养成有两个前提:在泥地上花足够多的时间——无论训练还是比赛,并且在一些胜利的鼓舞下相互促进。对西班牙人和阿根廷人来说,在泥地上打球有天生的感觉,就像澳大利亚人和美国人是天生的硬地选手一样,而打更多的比赛,并且在一些胜利的鼓舞下,也能获得“第二天性”(second nature,休伊特语)。

休伊特的体会真是值得罗迪克们好好思考一下。而且休伊特还希望澳大利亚能有更多的泥地球场,这也显然是不同于美国选手的态度——罗迪克们是犹豫“该在擅长的场地上更擅长还是补足不擅长的场地”。休伊特对如何打好红土比赛的思考无疑比美国人更认真更深刻,他认为:现在一位优秀的红土选手转变为优秀的硬地或草地选手要比反过来更容易,因为成长于红土能学到很多的东西——在泥地上打球的技巧,滑步、放小球和击球角度,这是一些很不同的事情,你不能凭着大力发球就在红土上打出好成绩。

最后说一下这场比赛的观后感:高迪奥的单反真是太漂亮了;休伊特的发球看来是最被低估了的一个方面——高迪奥自己也说,昨天这场比赛对休伊特印象最深的就是发球——“他的发球真的很有侵略性、很可怕,凭着发球他就能主导比赛。”

意外的是,我几乎没有见到休伊特的标志性的庆祝动作,颇有点失落,忍不住要为他大喊一声:Cmon,Hewitt!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